京都 寂光院

 

寂光院的来源已不可考,如今谈起旧事,多半还是离不开平家物语里那段“大院御幸”:平家一族在壇ノ浦覆灭之后,后白河法王来寂光院探望平清盛的女儿——同时也是高仓天皇的皇后、安德天皇的生母建礼门院德子。这位乱世中负载家族的野心与荣耀的女子,最后也从人生的高峰跌落,与侍女在京都的北隅了却残生,不得不让人感叹诸行无常。

九月的寂光院,无枫叶可赏,游客寥寥。本堂内大家跪坐着听住持僧介绍,大院御幸自然占了相当的篇幅,而2000年发生的纵火事件谈起来轻描淡写,听者却都觉得匪夷所思。一把火烧坏了本堂供奉的地藏菩萨立像与德子女侍阿波内侍的造像,一直到09年诉讼时效过了都没有能够找到犯人,成了京都有名的悬案。

本堂出来游廊依池而建,池内有锦鲤数十尾在水草间游弋,池浅水清,这副画面便格外有初秋的明媚。境内有数的游人都在廊间徘徊不去,看来除了秘话,最能吸引人的还是美景。

奈良公园的梅,在关西委实排不上什么名号。不提大阪城、北野天满宫、月濑这些名所,即使是西大寺附近的菅原天满宫也要有看头的多。

之所以会在奈良公园赏梅,完全是一早蹲完鹿寄せ的余兴节目。单品梅花,大概还不如故乡孤山的一个脚趾,可架不住人家有鹿啊。

稀疏幼齿的梅林有这些萌物加持,顿时不那么寡淡了。

与我同行的多是本地人,游客们不是往东大寺的方向去,就是长枪短炮地往近铁站方向赶,妄图搭上最近一班去月濑的专线拍一拍传说中的,梅花密境。于是我们可以悠闲地在日头下一赏奈良公园难得的疏阔。若不是初春寒意尚未褪尽,简直想带块野餐布来,辅之与梅酒和微冷的便当,食饱饮足后惬意地躺下,等着小鹿来好奇打量。


 

[Hotel Repo ]伊豆 伊东  オーシャン・ビュー・ヴィラ・ジェイズ (Ocean View Villa JAIZ)食物篇

 

JAIZ玄关附近的墙面上填满了到访名人的留言与合影,粗粗看了眼,认得出来的大概就是永作博美和哀川翔。本来还在疑惑,虽说酒店房间view不错,温泉也过得去,但实在找不出值得特别赞誉的地方,直到晚饭时间...

这大概是我吃过得最拼的一次日料了Orz

主菜舟盛り上来的时候我和X小姐就受到了惊吓。虽然喜欢吃刺身不假,但是要干掉那么大一盘,真的毫无信心。マグロ、伊勢海老、ブリ、ホタテ、イカ、甘海老、アジ、桜エビ约十种刺身堆成如小山般的一座,ボリューム满载且新鲜度令人惊喜。此外还有アジの塩焼与もち豚の陶板焼都是当场调制,也是令人无法拒绝的美味。好不容易将桌面上的食物消灭大半,杀器终于出现,知道晚餐会有金目鯛の姿煮,但是没有想到是如此大的一条金目鯛。更奇的是,前面一番刺身明明已经将舌尖的敏感度提高到一定档次了,可依然在金目鲷的鲜美前败下阵来。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硬吃呗!大不了扶墙出么!

因为晚上吃得委实有些伤筋动骨,第二天早上还不错的欧陆早餐就显得略鸡肋。不过只晚上那一餐已经足够犒赏肠胃并赚回房费,时至今日,每每提起伊豆,都忘不了在伊东郊外远离市区的villa中,与海之幸深深拥抱的经历。

京都 鷹峯三寺之  光悦寺

去过京都国立博物馆的人,想必会对桃山时代的一副作品印象深刻:『鶴下絵三十六歌仙和歌巻』(重文),本阿弥光悦 书,俵屋宗達 画,日本美术史上最伟大的一次コラボ。后来在三条通逛京都艺术博物馆,发现这副作品被别出心裁地做成票夹,立刻掏钱买下。回家后发现几乎所有的演唱会、舞台剧票子都能放入,深悔当时没有买两个。

光悦寺,自然与本阿弥光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光悦出身京都工艺世家,家族世代专注于刀的研ぎ(磨研)、ぬぐい(浄拭)、めきき(鑑定),由此自小便养成了极高的审美水准。等40岁与俵屋宗達相识,终于开启了自己艺术生命的金光大道,创作了『風神雷神図屏風』等一系列杰作,连德川家康都称之为“天下重宝”。对于这段金风玉露般的奇缘,俵屋宗達也充满了感激,他说过“若不是与光悦翁相逢,我的人生大约会一事无成。”

1615年当光悦茶道上的老师古田織部因被怀疑与丰臣家内通被勒令切腹,光悦由此迎来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欣赏他的德川家康将京都西北、鷹ヶ峰约9万坪的土地赠与他,由此诞生了400年前一座空前绝后的艺术家乌托邦——“光悦村”。

鉴于光悦此时已是日本艺术界的泰斗,在他的呼吁下,金工、陶工、蒔絵師、画家纷至沓来,带动筆屋、紙屋、織物屋等关联产业也飞速发展。光悦在武士、公家、僧界的友人时不时造访,其中宮本武蔵与吉岡一門的决斗也发生在光悦村之内。直到光悦去世之后,其后代中有虔诚的日蓮宗徒将土地献出,才有了现在的光悦寺。

光悦寺虽为寺庙,却并无多少宗教氛围。立于山门之前,小道寂静,青苔浓深,如一扩大版的茶屋前露地,清灵洗练。本堂亦是走低调简朴的风格,完全被境内的七个茶室(大虚庵、三巴亭、了寂軒、徳友庵、本阿弥庵、騎牛庵、自得庵)抢去了风头。其中大虚庵前的垣墙最惹人注目,竹子捆成菱形以筑垣,进而生之独特的美感,被称为“光悦垣”。

光悦寺内最大的惊喜是可以眺望鷹峯山容。纵是阴天,也无法掩下金秋的缤纷。寺之秀美与山之壮阔是如此相宜,这一开一阖的意趣,并不输邻近源光庵的梦窗几分。

[Hotel Repo ]伊豆 伊东  オーシャン・ビュー・ヴィラ・ジェイズ (Ocean View Villa JAIZ)住宿篇

还是第一次在日本住乡间VILLA,远离城市与景点,追求吃吃吃睡睡睡泡温泉发发呆的人生。ヴィラ・ジェイズ的住宿我给6分,温泉7分,餐食10分!

早早通过邮件预定了shuttle bus来伊东站接我们,旅游淡季得以让我们享受了一次专车的待遇。和司机东聊西扯了没多久,巴士便离开了伊东市区,一头扎进了市郊的一座小山中,再行进不多久便停在一幢小楼面前。说实话,光看建筑外观我是相当失望的。说好的日本人审美超群呢?这种21世纪浙东仿欧农家乐风是闹哪样?官网上天一黑灯一打之后出来的梦幻效果简直是欺诈啊!不过等进了房间,心情就稍微平复了些,和洋式房间向来是我倾心的TYPE,尤其抬头望向窗外,富士山浮现在远方的山峦之后,美的略不真实,顿时又觉得住在此处并不是太糟糕的选择。

ヴィラ・ジェイズ主馆有9间房,每一间都可以远眺富士山,另有自带露天风吕的别馆两座:东南亚风的BALI庵与和风的FUJIYAMA。本馆的住客虽然无法在房内想用温泉,却可以充分利用馆内5处貸し切り温泉:

ぜいたくの湯 (半露天)

海一望の湯  (露天)

富士見の湯  (露天)

岩の湯  (内汤)

オリエンタルの湯 (内汤)

走廊中悬挂一小灯,各温泉的利用情况根据灯亮灯灭的情况一目了然。抱着既然来了,不给所有温泉都翻遍牌子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心理,我们将五处温泉都泡了个遍。必须要港,三月中下旬挑战露天温泉还是有点酸爽的,继仙石原之后又一次淋浴的时候被冻到半死。在翻牌顺序上也讲究策略,先将最吃香的两处露天温泉给泡了,在回头消灭空着的几处。与我们博弈的对手是一对年轻夫妇,楼上楼下狭路相逢了多次,大家微笑点头就当打了招呼,想必都对这般幼稚的比赛乐在其中吧。

HP:http://www.jaiz.net/furo01.html
 

[食repo]京都 都野菜 賀茂(四条乌丸店)

 

倘若你是不吃草会死星人/纳豆狂热爱好者/進々堂脑残粉,请务必拨冗去一趟都野菜 賀茂。

想要在京都爽爽得吃一顿蔬菜为主的早餐/午餐,难度颇高。酒店自带buffet的话只有狂塞沙拉菜一途,高级一点的或许有蒸野菜,不过房费必然十分可观。但是京野菜盛名在外,不吃个爽又怎么能甘心呢。此时此刻都野菜賀茂的存在就令人感动得内牛满面了。早餐15种京野菜的バイキング只要500日元(lunch:890-950JPY, dinner:1370-1500JPY),感不感动!惊不惊喜!

仗着自己就住在四条附近的町家,开店后半个小时才慢悠悠地逛过去,本以为不用等位,结果迎接我的是一条长龙...幸好是早餐而非午茶,大家没有太多知心话儿要讲,也就等了半小时左右便顺利入席。京野菜放题为500日元,加450日元可以任意喝软饮(咖啡、果汁、蔬菜汁、绿茶、红茶、乌龙茶、牛蒡茶等),午餐or晚餐加1200日元则还能畅饮各种啤酒梅酒日本酒。

每日15种以上的おばんざい都是由当日从京都农家采摘的有机蔬菜制作,冬季常驻的菜品有:

中嶋農園 キャベツ塩昆布和え

オレンジ白菜の煮物

宇治もやしと菜の葉のナムル風 

柳本農園 大根豆乳煮

九条葱の玉子焼き

高野豆腐と大根の炊いたん

ひじきとにんじん葉のマリネサラダ

堀川ごぼうと九条葱の筑前煮風

豊岡産蟹のビスクスープ

白菜とベーコンの和風スープ

鹿ケ谷特製ハヤシカレー 

喜欢蒸菜,则有せいろ蒸し野菜:戸波農園 オレンジ白菜、中嶋農園 人参、亀岡産紫芋

喜欢生食,则有畑バー:壬生菜、黒大根、黄人参、あやめ雪(蕪)、冬じまん(大根)、水菜等十多种

米饭所用大米全为京都产。

最令我惊艳的则是无限量供应的切片面包,居然是如假包换的進々堂出品,口感柔软,香味醇厚,不输京都任何一家café。小粒纳豆也有大量供应,且不似酒店早餐中的小盒装,多拿几盒都觉得自己在犯罪,而是豪爽的一盆,丰简自取。

 

现京都市内共有三家店

四条烏丸店
8:00 ~ 10:00  last order 9:30

 京都水族館前店 
7:00 ~ 10:00(早餐仅周六、日供应)※ last order 9:30

河原町店 
8:00 ~ 10:00(早餐仅周六、日供应)※ last order 9:30

官网:http://nasukamo.net/

 

[Hotel Repo]伊势 神宫会馆

 

在伊势的住宿,一度让我出现选择性困难。外宫附近?内宫附近?还是干脆住在松阪,反正坐铁道去伊势站也不过几分钟的事。最后还是被神宫会馆折服了,除了超平的房价(本馆10畳的和室才4000日元不到),神宫会馆还为住宿者提供独一无二的早间参拜tour。这种难得的福利,与京都众多的宿坊近似(游行庵、智积寺会馆都提供住宿者限定的早间特别参拜)。

从近铁伊势站下车,乘坐三重交通 内宮行バスで到神宮会館前,单程340JPY车费,如果行李多需要打车,约2000JPY左右的价格。会馆正对的小路前行便能走到おかげ横丁,步行至内宫大门前亦只需10分钟。

1996年竣工的本馆谈不上装潢精致,但是胜在大气简洁。一个人住10叠的房间更堪称奢侈。窗外是神宫玫瑰园的园景,倘若五月中下旬来,便能凭窗欣赏玫瑰盛放的姿态。虽说房间不带卫浴,可室内依然备有小型的盥洗台。大浴场在15:00-24:00/5:00~9:30开放,一日暴走之后好好泡个澡解放下双腿,是旅者的上上之选。

会馆内还可以购买いせ鈴、まがたま鈴 与赤福饼,甚至还有伊勢神宮崇敬会出品的带花菱图案的领带。至于各种神棚、神具、挂轴更是看花了眼,只是觉得宗教意味这样浓的纪念品,放在普通家宅中总有些格格不入。

check-in的时候申请了早间参拜tour,第二天一早六点半在lobby集合,有会馆的staff充当专业导游带住客游览内宫。全程1小时40分,干货满载,若是可以听懂日语,绝对将半数的房费赚回了。

 

神宫会馆官网:

http://www.jingukaikan.jp/index.html

金泽一人食

 

金泽几乎是冬之旅的最后一站了,一路一个人住店、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放空发呆,因此一个人吃饭这件事也变得坦然而熟练。

在金泽的最后一晚,百番街逛无可逛后趁着饭点未至赶紧找了一家食肆解决口腹之欲。因为是一个人,就不好意思占着双人座位,与一群欧吉桑挤在长条吧台边,一份おでん一份焼き鳥的盛り合わせ便能把一餐对付过去。おでん味道一般般,与便利店的水准相差无几,すじ煮込み则做得十分入味,顿时为自己不能喝酒而残念。等焼き鳥消灭了一半,大概吃得姿态太豪放,隔壁的大叔终于忍不住搭话来问说是一个人来金泽玩么?彼时嘴里塞满了鸡肉,无法发声,只能狼狈点头。大叔顿时大笑,随后便极力推荐金泽站附近的某家可点一人份もつ鍋的店,说到尽兴处还掏出手机中存的照片给我看,直让人恨不得能再在金泽呆上一晚。

 

山さん

石川県金沢市木ノ新保町1-1金沢百番街  おみやげ館

营业时间:

 

[月~金]
11:00~22:00(L.O.21:30)
[土・日・祝]
11:00~21:30(L.O.21:00)

ランチ営業、日曜営業

 

奈良 春日大社 四回目

 

每次去奈良,总觉着春日大社已经慎重地打过卡,可以从本次行程中勾去了。可是鬼使神差的,行至门口时又会忍不住进去。

红叶季末期,游客已渐稀少,幼鹿们终于敢从山林中奔出,终日穿梭在参道的石灯笼间。枫叶只剩枝头几点残红,银杏则倾泻了一地,将神社处处可见的朱红色衬托地愈发美。

 


 

曼谷 凯宾斯基大酒店 Siam Kampinski hotel

 

在曼谷,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活动就是买买买,SIAM SQUARE由此成为血拼客的必访之地。几年前去,住在相对幽静的领馆区,来往SIAM SQUARE都需要依靠轻轨或者出租车。这次干脆直接住在附近的凯宾斯基,紧邻SIAM PRAGON(百丽宫)。酒店为身娇肉贵的住客提供来往百丽宫的免费的shuttle bus,而BTS的CHITLOM站也近在咫尺。

最普通的房型也有42平那么宽敞,由于提前申请了honey room service,酒店提供了马卡龙蜜月盘和玫瑰花浴(虽然并没有用...)。早餐在一楼的Brasserie Europa,自助+主餐menu,食材新鲜,吃得十分尽兴。如果对分子料理有偏爱,也可以尝试下酒店内的米其林一星餐厅Sra Bua,两人用餐也就7000泰株的价格,在米其林餐厅中算非常经济了。

 


 

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