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泽一人食

 

金泽几乎是冬之旅的最后一站了,一路一个人住店、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放空发呆,因此一个人吃饭这件事也变得坦然而熟练。

在金泽的最后一晚,百番街逛无可逛后趁着饭点未至赶紧找了一家食肆解决口腹之欲。因为是一个人,就不好意思占着双人座位,与一群欧吉桑挤在长条吧台边,一份おでん一份焼き鳥的盛り合わせ便能把一餐对付过去。おでん味道一般般,与便利店的水准相差无几,すじ煮込み则做得十分入味,顿时为自己不能喝酒而残念。等焼き鳥消灭了一半,大概吃得姿态太豪放,隔壁的大叔终于忍不住搭话来问说是一个人来金泽玩么?彼时嘴里塞满了鸡肉,无法发声,只能狼狈点头。大叔顿时大笑,随后便极力推荐金泽站附近的某家可点一人份もつ鍋的店,说到尽兴处还掏出手机中存的照片给我看,直让人恨不得能再在金泽呆上一晚。

 

山さん

石川県金沢市木ノ新保町1-1金沢百番街  おみやげ館

营业时间:

 

[月~金]
11:00~22:00(L.O.21:30)
[土・日・祝]
11:00~21:30(L.O.21:00)

ランチ営業、日曜営業

 

奈良 春日大社 四回目

 

每次去奈良,总觉着春日大社已经慎重地打过卡,可以从本次行程中勾去了。可是鬼使神差的,行至门口时又会忍不住进去。

红叶季末期,游客已渐稀少,幼鹿们终于敢从山林中奔出,终日穿梭在参道的石灯笼间。枫叶只剩枝头几点残红,银杏则倾泻了一地,将神社处处可见的朱红色衬托地愈发美。

 


 

曼谷 凯宾斯基大酒店 Siam Kampinski hotel

 

在曼谷,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活动就是买买买,SIAM SQUARE由此成为血拼客的必访之地。几年前去,住在相对幽静的领馆区,来往SIAM SQUARE都需要依靠轻轨或者出租车。这次干脆直接住在附近的凯宾斯基,紧邻SIAM PRAGON(百丽宫)。酒店为身娇肉贵的住客提供来往百丽宫的免费的shuttle bus,而BTS的CHITLOM站也近在咫尺。

最普通的房型也有42平那么宽敞,由于提前申请了honey room service,酒店提供了马卡龙蜜月盘和玫瑰花浴(虽然并没有用...)。早餐在一楼的Brasserie Europa,自助+主餐menu,食材新鲜,吃得十分尽兴。如果对分子料理有偏爱,也可以尝试下酒店内的米其林一星餐厅Sra Bua,两人用餐也就7000泰株的价格,在米其林餐厅中算非常经济了。

 


 

京都 晴明神社

 

LMAGA MOOK(京阪神エルマガジン出版的系列杂志)曾经做过一期专题:Eco Trip Kyoto,专门为已经来过京都三次以上的游客提供新的玩法。在知る*学ぶ这个分野中就介绍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路线——京都天文tour。

作为历史悠久的古都,京都有许多古代天文资料与史迹留存。《明月记》中就记录了平安时代京都观测到超新星的文字。而京都天文tour的第一站就是大名鼎鼎的晴明神社。

在大量文学、影视作品中被神化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其实是一位在天文历学方面有深厚造诣的学者。晴明神社石鸟居之后的日月柱就有很强的天文色彩。神社境内另一个令人难忘的特色便是无处不在的晴明桔梗。五芒星标识因为酷似桔梗花的形状,被称为晴明桔梗,不但在屋檐、灯笼等建筑的显著位置可见,连御守都多为晴明桔梗图案。授予所销路最旺的便是绘马,只是祈福的内容与众不同,多为羽生结弦的粉丝祈祷他比赛顺利、身体健康,这也算神社内一道独特的风景了。


 

樱花季的名古屋鹤舞公园,就是杭州的太子湾公园。为了争这几天的春色,人们倾巢而出,在树下忙不迭地划分领地。啤酒、便当、流动摊位新鲜出炉的小食,都是春日野餐的keyword,一年中也仅在这个季节可以光明正大的放浪。

[Hotel Repo] 京都 御旅宿 月屋

 

“住”在京都,是个穷之不尽的话题。从混住dorm到超高级酒店,京都住宿种类之多、花样之繁,日本几乎没有其他城市可以比肩。见过四五星级酒店的常客在青年旅社流连不去,也见过不宽裕的工薪族在老铺旅馆一掷千金。跳脱出惯有的模式,从“住”这个切口寻找贴近京都的新姿态,是有趣且极有意义的。

近年来町家guest house在游客中大热,几家已经做出招牌的,在旅游旺季甚至一房难求。想来也是,现代建筑再做巧、再是走和风路线,与原汁原味的町屋想比,总有矫饰之嫌。“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即使这般颓唐的诗意也需要在木造建筑中求索,京都的月色,似乎只与柴门、竹屋、茅舍相宜。

五条是町家guest house的聚集地之一,背倚京都站,与四条繁华地,咫尺之遥,是个闹中取静的好所在。近よし、古都や、鈴、つばら、楽座、太鼓屋无声无息地散落在五条街町之中。虽然町家guest house在五条的密度渐高,可街町寂静的风貌依旧,并未显出外来客涌入的烦杂,五条街町的胸怀,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广的多。

入住的月屋是錺屋的姐妹店。大正初期的建筑,距今已有95年,建筑风格依旧保持了原貌:临街的京格子与虫籠窓、挑高的防火通庭、最里处袖珍的坪庭,无太多敞亮,深且幽,令人连话语声都自觉平抑。月屋有客室四间,全部以月为名。

◆望月(六畳と四畳の二間続きの和室)

◆弦月(専用庭、縁側付きの六畳和室)

◆三日月(六畳洋室・格子窓の間)

◆朔(五畳半和室・虫籠窓の間)

 

本想住有坪庭的弦月,可手慢了一秒,只订到三日月。等真到了月屋,却发现三日月的妙处远超想象。一是从未在京都住过有大正罗曼风的样式——窗墙是京町屋的ベンガラ格子,西式家具至餐盘小屋却是店家精心淘来的antique。不耐烦在共用淋浴间排队,便去附近的白山湯,410円便可以在大浴场中泡的遍体通泰。夜归时超出了门禁时间,女主家头发湿湿地来给我们开门,将房内灯具全部打亮,亦还有好几处昏暗,这种光影的不均匀,令人回想起年幼时旧平房的生活片段,模糊地透着家的影子,而少了几分旅居的戒备。

第二天起早,主家按时送来早餐,虽是guest house,丰富程度却并不比商务酒店的朝食定食来得逊色。用完后行至床边,从格窗的间隙外望,车辆行人在眼前缓缓而过,是京都除却寺社溪山之外的日常。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诸多日本作家以旅馆为书斋,如太宰的安田屋、夏目的ふなや、泉镜花则干脆将まつさき搬进了小说——抛却了自宅对生活的束缚,以一种新的日常禁锢来催生笔下的别格世界。

 

HP:http://tsukiya-kyoto.com/index.php

京都 三千院門跡

 

天台宗三門跡:三千院、青莲院、妙法院,三千院最北。

因此若想在初秋得见京都红叶,大原三千院是首选。聚碧園与有清园的红叶盛景被很多人称颂过,井上靖更是以“東洋の宝石箱"这样的溢美之词赠与有清园。

九月初来,自然与红叶无缘了,但是有幸得赏三千院的绿,也让人不虚此行。青枫是新绿,清冽得锋芒毕露,抬眼望去,处处都是欲滴的翠色,令远行的疲乏瞬间消弭。青苔则要老成得多,在树荫之下,墙角瓦间铺伸纵横,几乎无处不在。那份形态,完全如《苔谱》所说:“(苔)初生其处渐青成晕,斑斑点点,久则堆积渐厚如尘埃。然又天久,则微有叶根,又能傍绿树木,阶砌砖,瓦柱礎而上。”

美术馆的二次感动——Fusion21


 


来金泽,除了金泽城、兼六园、茶屋街这些传统景点之外,艺术之旅也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曾几何时,21世纪美术馆与铃木大拙纪念馆已被列为金泽的必访之地。


在美术馆/博物馆/纪念馆中开café并不罕见,安藤忠雄的地中美术馆中就建有一家café,凭依濑户内海的绝景,生意终年兴旺;箱根的成川美术馆也专辟出café区,坐拥芦之湖的大好风光。不过以上两者纯属小打小闹,是大戏之后的余兴节目,是可有可无的锦上添花。而Fusion21作为餐厅,明显要正经许多,至少中午的lunch,花上2000JPY还能享用极为丰盛的前菜buff,性价比甩了一般以轻食为主的cafe三条大街。主菜可选的鱼料理or肉料理从内容到卖相都毫不含糊,菜量有诚意的同时不忘美观的摆盘。至于味道,只要不是被米其林养刁的舌头,应该都能打上及格分。


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与现代感满分的Fusion21隔街相望的,是昭和感爆棚的金泽20世纪café,两个时空的对峙与并存,又何尝不是一场最高的行为艺术。

金沢駅

 

对金泽的好印象始于金泽站。金泽这个城市不大不小,密度也适中,既没有京都一般三五年内频繁造访亦不能穷尽其妙处,也不像日本众多鸡肋的中小城市,一个JR站、一条商业街、三五零星景点就一览无余。金泽站也是如此,虽是北陆地区数一数二的交通枢纽,却永不会让你生出在梅田、难波头晕目眩、茫然失措的感觉,也不若富山、高知那般简单到一目了然。商场、等待区、咨询处、轻食餐厅全部各就各位,标识清楚、功能区域明确。尤其令人惊讶的是专有一排长廊陈列北路地区的旅游宣传资料,且印制了众多无料的美食/event/地图小册子供游客自取。Information desk除了可以购买交通票券之外,还贴心地提供手ぶら服务,例如我想节省时间直接去景点,就将行李交给站内staff,只需几百日元,金泽站便可将行李在下午五点之前送至指定的酒店。倘若不幸遇到雨天,也勿需额外破费去便利店买伞了,金泽站便有免费的雨伞供游客借用,且无需回站归还,市内各大景点、商店都有归还点,极为人性化。

高知県立牧野植物園  

来高知本为了追早樱,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高知城下的樱林里只有几株开得稀稀拉拉。郁闷之下,干脆调转马头去四国八十八番中的竹林寺净化下身心。

从高知站出发买了一日券上电车,在市区里盘桓了没多久便一路沿山而行。途中没什么奇拔的风景,入眼都是山道密林,等回过神车已经停在一个大斜坡上,往外望去便是牧野植物园的大门。许是好奇心作祟,临时修改行程将竹林寺放在一边,打算探一探这计划外的新去处。

三月中下旬的室外虽有郁金香、雪柳及若干不知名的花卉赏脸,看起来还是略显萧瑟。倒是室内温室令人大开眼界——各种兰花莲花开得热烈肆意,轻易就颠倒了季节。植物盲如我,开始还勉力分辨挂牌上的学名,到后来已经放弃自我扫盲,先过了眼瘾在说。

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