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宝泉院

宝泉院虽然是勝林院的僧坊,可论人气,却完胜后者。光是血天井,便有一众战国历史的爱好者在廊下流连不去。当年关原之战的前哨战伏见城之役,石田将德川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眼看城破,德川家臣鳥居元忠与百余名忠烈之士毅然自刃,鲜血染红了伏见城的地板。为了抚慰、祭奠这些英灵,后人将地板拆下,送往京都众多寺庙中供奉起来。除了宝泉院,还有養源院/ 正伝寺/ 源光庵 / 興聖寺 (宇治市) / 天球院 (妙心寺塔頭) / 神応寺 (八幡市) / 栄春寺。

寺院虽小,庭院到有三个,其中宝楽園是05年才建成。据说造园家園冶从山形县与长野县运了近300吨石材。这座枯山水庭院以砂子为海,石组模仿阿弥陀三尊来迎,太古创世的意像就以这样一种哲学的方式跃然而出。

宝泉院最大的看点自然是五葉の松,这颗树龄700年的大松意态恢弘,很有独木成林的气势。高浜虚子就曾经为之倾倒过:「大原や 無住の寺の 五葉の松」。它四季常青,大雪过后更显巍峨。无论何时,配一碗抹茶、一碟茶点,可以坐看到天荒地老。


 

近江町市场:金泽厨房


爱逛菜场的毛病自小有之。大概在三观形成的初级阶段,菜场是为数不多的物产聚集之地,自然的慷慨与人类的精明一同热闹上演,让我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冲击。长大后偶有一次抽奖抽中飞青岛的机票,游遍各大景点后便拉着亲友去某著名的菜场一游,妄图买海鲜回来找路边小店加工后大块饕餮。结果消息不灵通,跑到那边才发现菜场已因旧城改造拆迁,只余几个零落摊位,看上去说不出的衰败。如今和我说起青岛,第一反应既非婚礼摄影圣地八大关、亦非俯仰皆是的德式建筑,而是炎热午后一处寂静破落的菜场,满载着我这个外乡人的期待与失落。


去近江町市场算不得临时起意,忘了是arashi哪个番组,主播先生带着十元小姐玩变装游戏,在近江町市场排队买海鲜时被店家小哥一眼认出。镜头匆匆扫过,帝王蟹肥牡蛎隔着屏幕朝我撩骚,肚中馋虫渐长,因此北陆行第一站就选了金泽,金泽第一站又非近江町市场不可。


相比于京都锦市场,近江町市场游客少了点,烟火气多了点。尤其冬雨连绵的工作日中午,几乎是本地人的天下。没有高举的手机和令人出戏的相机镜头,人们悠闲游荡,从容不迫地用眼睛拣选食材。占据黄金位置的商铺,将各色海鲜铺呈于冰面上,灯光一打,竟有些瑞气千条的气象。而平易近人的食肆则隐匿在相对清冷的巷道之中,占着就地取材的便宜,价格亲民喜人,更可贵的是隔着玻璃窗透出来的日常气氛:有些年代的料理台、几张普通桌椅,疲倦又满足的食客,瞬间可以脑内几个版本的深夜食堂故事。

玩具にしんさい:

今天早上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些东西。


本来并没有太过关注但是经过一天的发酵之后发现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作为一个总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人我对这种看到自认为辣眼睛的东西就开撕的行为真的很无语。或者说还会觉得这种人很是难以理解。


甚至越想越气【给你闲的。


一个人写东西,写出来的终归是他想要写的,里面蕴含的是他的思想。谁都不是圣人,也没有资格拿自己的三观去衡量别人。说白了就是,人家写什么,你根本管不着。而且嫌辣眼睛为什么还要看?就为了辣着眼睛看完了之后来一句好辣啊我要开撕了?然后,舌战群雄一展风采?


就好比在路边看到一坨屎,你一边嫌它臭一边抓起来啃了一口然后对别人说,屎好臭哦,我还吃了一口。


那在你眼里可都是屎了啊你还吃哦。


吃完了你还巴巴说一声。


然后我小伙伴给我举了个例子比我的有文化多了。


你事先又没说不吃香菜,人家给你加了,你一看cnm香菜,就去厨房把人一锅饭全扣人脑袋上了。


爱吃饭放香菜的都吃不着这口饭了。


问你为啥啊你说他给我放了香菜我不高兴谁都别想吃。


对还是这个例子好有人还挺爱吃香菜的。


反正总之,那就是你有病了。


写什么都是个人的意愿,你不想看也别干涉对不对。


还有,这是同人不是真事。


那么多把爱豆写死的怎么不撕去啊?


为什么不去撕俩大男人谁都不可能生孩子?


怎么不去撕画手呢,明明他俩又不长那样?


怎么不说他俩啪啪啪还不存在呢?


想看他俩纯洁美好的感情那就写柏拉图就好了还开什么车?


ooc什么的太破坏我心中他们的形象了通通举报举报我不想看你们谁都别想看。


如果天天纠结这些那为了身体健康少生气也少祸祸其他看文的人,你还是远离同人吧。


文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自己想的,写起来也是写自己想写的。


换句话说如果写文还要畏惧这个,担忧那个,下笔哆哆嗦嗦怕这个撕怕那个骂那还不如就不写了,谁写文也不是为了迁就某些人,大家愿意看喜欢看那就交流交流情感挺好的,不乐意看也没人在你耳边念,点个叉退出去立马还你一个清净。


想起之前24耳朵出了问题也是一堆人说不想有人拿这个病当做梗来写文。但是也一样有人写了,喜欢的也就看了,不喜欢的就出来撕撕撕。


结果是什么?最终这种文不也存在的好好的。


而且说句更容易被骂的话,这可能是24现在还没有痊愈。但是24痊愈之后呢?没准五年后,十年后这个梗用的比过呼吸还顺手。


差不多得了。大家。


同人想到真人那你真是想太多了。


而且没人逼你看,真的。


人咋的写你管着吗。


艾玛槽这半天心里总算舒坦了,唉没准这堆废话还是辣到谁的眼睛了。


最后,枪打出头鸟,这种充满戾气的东西发出来肯定会掉粉会被拉黑🙃嘛无所谓反正也做好这种觉悟了🙃不针对某些人,纯粹就是看不惯一些事情太不痛快了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不过写文的,没有谁是为了别人活着的,自己写舒坦得了,懂你的人自然懂。


啊,爽。

[Hotel Repo]ホテル阪急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梅田芸術劇場观剧首选

 

近两年来大阪,已经逐渐把活动的中心从难波一带往梅田的方向移,尤其是茶屋町一带,气象新、年轻人多、游客相对较少,逛起来更舒适。NU茶屋町楼上韩国料理店1000多日元的放题至今都让人难以忘怀;相比之下阪急international酒店的性价比就不那么高了。

可若抛弃预算这个要命的问题,单谈地理位置,这家的确是梅田座观剧的不二之选。近,实在是太近了!下楼转弯三条微博还没看完就已经到了梅田艺术剧场的大门口,看完剧无论多晚都可以悠笃笃地去居酒屋补充热量舒缓精神再步行回酒店。出门在外,距离就是金钱。尤其是宝冢的饭,酒店房间里还慷慨赠送免费sky stage杂志一本,十分贴心。

说实话,若是之前没有住过京都的天王寺万豪,直接来住阪急international的话,大概还会为窗景惊艳下,然而有了对照之后,层高上就输了几个level的阪急international明显就不够看了。另外一个比较想吐槽的就是洗漱用品,虽然种类齐全,但包装设计之土实在让人...一言难尽,不要说天王寺万豪,就是隔壁的アルモニーアンブラッセ大阪 也甩你三条大街阿亲!

早餐是在25层的スペシャリティレストラン「マルメゾン」用的,套餐点单制,因为和友人都是不喝咖啡会死星人,所以照例选了欧风套餐。味道不功不过,氛围倒是和餐厅的欧式装潢很搭,尤其高居25层,俯瞰窗外艳阳下的林立高楼,心胸顿时开阔。这顿早餐的体验,远胜散发着时代臭的老派酒店房间。

酒店HP:https://www.hankyu-hotel.com/hotel/hhinternational/index.html

 


 

[Hotel Repo] Indigo Pearl Phuket

和Q先生蜜月去日本晃了一大圈之后,回来立刻拉着闺蜜到清迈刷酒店放空。对此,Q先生耿耿于怀了许久,他觉得在日本暴走简直是受罪,在泰国吃吃睡睡才是人生真义。为了满足他,我将对海岛的不感冒放在一遍,专程陪Q先生跑了一趟普吉。

刚结婚没有多少积蓄,自然也不敢太奢侈。本来订了需要用游艇才能登陆的NAKA ISLAND,思忖再三还是取消掉换成更加平民的Indigo Pearl。平民是说预定时的价格,作为全套房酒店,1K左右可以含双早,算得上高CP值,何况在奈扬海滩Indigo Pearl已经算首屈一指的豪华。

酒店名字虽然有蹭Indigo品牌的嫌疑,但它的确是普吉当地豪族Ra-Nanong的倾力之作。由Bill Bensley操刀,走普吉岛鲜见的industrial chic(工业时尚)风格。这一点,从踏进酒店大堂就感受深刻,锡矿工业文化的血脉似乎深深扎根于这座年轻的酒店之中。

由于酒店太大,去房间基本要靠高尔夫球车代步。我们到达时已是晚上,车灯明亮,引来数种小飞虫与我多次“亲密接触”若不是提早准备了驱蚊水,估计两条外露的腿就要阵亡。此时只能自我安慰说普吉生态太好,等到了房间关上门就可以和这些可爱的小生灵礼貌道别了。

我们入住的是最便宜的园景套房——Private Garden Pavilion。说是套房,室内大半面积被卧室占去,玄关旁拦出一个五平米左右的储物间倒是甚为实用,终于不会在床上就一眼瞥见自己杂乱无章的行李箱了... 

Honeymoon的服务十分到位,除了赠饮香槟,还有心形黑巧克力一对外加马卡龙一盘。我和Q先生对甜食都敬谢不敏,香槟则留给了随后的龙虾大餐。

第二天起来,终于想起要去garden逛一圈,半露天的浴缸明显被许多小生灵们访问过了,顿时熄了泡澡的心。卧榻沙发上瘫倒,不经意瞄到头顶的风扇,搞了半天也没弄懂除了人力还能怎样运作。纠结许久,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设计就是图个风情,并无任何实际意义。

欧陆式早餐不功不过,最爱火腿与水果。据说酒店另有一高级餐厅,建在中心的小岛之上,需要划船才能前往。可惜我们只住一晚,无福消受。酒店的蜚声在外的SPA(THE NEST)倒是有心一访,虽然价格令人肉痛,但去过的人无不赞扬,结果预约的时候却告知想要的套餐已经全满。遗憾之余,也不无为钱包松了一口气之感。

所以说某种程度上评判一篇同人写得好不好,可以请非CP粉以原创的角度来审视。如果还是觉得精彩,那说明脑洞不错且文笔到位了…

JeanTse:

能把真理说的这么思路清晰又不暴躁的人真是太少了。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食REPO] 鸭川たかし——近江牛在京都的正确打开方式

谈起和牛,只要对日本食文化稍有了解,大概都通晓日本三大和牛:神户牛、松坂牛、近江牛。尤其是神户牛,朋友圈内为之一掷千金的不在少数。中国人在吃上面的豪气,多少对这个行业也产生了冲击,近几年李鬼冒充李逵之事屡见不鲜。其实日本国内似乎并未这般追捧三大和牛,米泽牛、仙台牛、宫崎牛的排名反而常居前列。就我自己的经历而言,在道後温泉的旅馆ふなや吃过的佐贺牛口味最佳。

不过作为非专业人士,对牛肉的品评许多时候是见仁见智的,除却牛肉本身的硬素质,料理手段也至关重要。

近江牛,专指滋贺县内肥育出的黑毛和种,雌性以及阉牛。在江户时代,由彦根藩作为养生药献给德川将军家,很有历史来头。同时,也因近江商人(日本三大商人之一)的活跃而使知名度更高。所以你看,想要和牛的高名,不但牛要好,出身、宣传也很重要。京都府毗邻滋贺县,自然是近江牛的消费大户。

相比于以前在神户ステーキランド 吃神户牛的经历,鸭川たかし的用餐体验不知道要好了多少。一是CP值高,二是鸭川たかし还深隐在本地人的秘藏小店清单中,没有成为外国游客的打卡网红店,因此低调安静,很有京都的真味。

小店坐落在神宫丸太町站附近的民居中,委实不容易找,在给店家打了两个电话问路,又再三比较几幅online地图后苦寻许久,才终于看到了红白相间的牛型图案暖帘。虽是平日中午,因为没有预约,也只能坐counter的位置。拿过菜单一看Lunch价格,只能用“感泪”这个词来形容。

【完熟近江牛炭火焼御膳】

近江牛と野菜の温物

モモ肉の冷しゃぶ

野菜サラダ

完熟近江牛三種(赤身)

焼き野菜

食事(白米・味噌汁又は焼きおにぎり茶漬)

デザート

<2150円>

 先说近江牛と野菜の温物。这道温物最大的亮点就是将牛肉片放入用来蘸コロッケ用的あんかけ(葛粉调出来的厚汁)。牛肉内部的脂肪与汁水被最大程度地裹住,使得牛肉分外鲜嫩。

モモ肉の冷しゃぶ。也是第一次尝试冰镇的吃法,近江牛肉质的弹性被最大化地放大,而专门配制的岩盐吊出了牛肉的鲜香。

完熟近江牛三種(赤身)。中落ち×3・もも肉×1・背中×2。诚如食べログ的吃客评价,もも肉肥瘦相宜口感最佳。不过作为一个常年食草星人,偶尔吃吃油脂含量比较高的中落ち与背中,更觉畅快,反正再油也赢不过ホルモン去。

焼きおにぎり茶漬。半焦香的おにぎり茶漬,点一点わさび在中央,本以为会很侵略性的味道却奇妙地与米饭的香味中和在一起,略超出想象的一道主食。

最后还是要再次赞扬一下价格...如果囊中羞涩,店内还提供盛惠500JPY的川柳丼,如果嫌弃分量不足,再加150JPY就能换成大盛。若是预算充足无肉不欢,也可以加价升级,反正最贵的近江日野牛 極みコース也才8885JPY。

京都 寂光院

 

寂光院的来源已不可考,如今谈起旧事,多半还是离不开平家物语里那段“大院御幸”:平家一族在壇ノ浦覆灭之后,后白河法王来寂光院探望平清盛的女儿——同时也是高仓天皇的皇后、安德天皇的生母建礼门院德子。这位乱世中负载家族的野心与荣耀的女子,最后也从人生的高峰跌落,与侍女在京都的北隅了却残生,不得不让人感叹诸行无常。

九月的寂光院,无枫叶可赏,游客寥寥。本堂内大家跪坐着听住持僧介绍,大院御幸自然占了相当的篇幅,而2000年发生的纵火事件谈起来轻描淡写,听者却都觉得匪夷所思。一把火烧坏了本堂供奉的地藏菩萨立像与德子女侍阿波内侍的造像,一直到09年诉讼时效过了都没有能够找到犯人,成了京都有名的悬案。

本堂出来游廊依池而建,池内有锦鲤数十尾在水草间游弋,池浅水清,这副画面便格外有初秋的明媚。境内有数的游人都在廊间徘徊不去,看来除了秘话,最能吸引人的还是美景。

奈良公园的梅,在关西委实排不上什么名号。不提大阪城、北野天满宫、月濑这些名所,即使是西大寺附近的菅原天满宫也要有看头的多。

之所以会在奈良公园赏梅,完全是一早蹲完鹿寄せ的余兴节目。单品梅花,大概还不如故乡孤山的一个脚趾,可架不住人家有鹿啊。

稀疏幼齿的梅林有这些萌物加持,顿时不那么寡淡了。

与我同行的多是本地人,游客们不是往东大寺的方向去,就是长枪短炮地往近铁站方向赶,妄图搭上最近一班去月濑的专线拍一拍传说中的,梅花密境。于是我们可以悠闲地在日头下一赏奈良公园难得的疏阔。若不是初春寒意尚未褪尽,简直想带块野餐布来,辅之与梅酒和微冷的便当,食饱饮足后惬意地躺下,等着小鹿来好奇打量。


 

[Hotel Repo ]伊豆 伊东  オーシャン・ビュー・ヴィラ・ジェイズ (Ocean View Villa JAIZ)食物篇

 

JAIZ玄关附近的墙面上填满了到访名人的留言与合影,粗粗看了眼,认得出来的大概就是永作博美和哀川翔。本来还在疑惑,虽说酒店房间view不错,温泉也过得去,但实在找不出值得特别赞誉的地方,直到晚饭时间...

这大概是我吃过得最拼的一次日料了Orz

主菜舟盛り上来的时候我和X小姐就受到了惊吓。虽然喜欢吃刺身不假,但是要干掉那么大一盘,真的毫无信心。マグロ、伊勢海老、ブリ、ホタテ、イカ、甘海老、アジ、桜エビ约十种刺身堆成如小山般的一座,ボリューム满载且新鲜度令人惊喜。此外还有アジの塩焼与もち豚の陶板焼都是当场调制,也是令人无法拒绝的美味。好不容易将桌面上的食物消灭大半,杀器终于出现,知道晚餐会有金目鯛の姿煮,但是没有想到是如此大的一条金目鯛。更奇的是,前面一番刺身明明已经将舌尖的敏感度提高到一定档次了,可依然在金目鲷的鲜美前败下阵来。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硬吃呗!大不了扶墙出么!

因为晚上吃得委实有些伤筋动骨,第二天早上还不错的欧陆早餐就显得略鸡肋。不过只晚上那一餐已经足够犒赏肠胃并赚回房费,时至今日,每每提起伊豆,都忘不了在伊东郊外远离市区的villa中,与海之幸深深拥抱的经历。

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