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莉凯利

自由行深度中毒患者,日本行程规划师

© 安德莉凯利
Powered by LOFTER

[Hotel Repo]  京急 EX INN 東銀座


最近深圳有个咖啡店飞速网红了下。脑筋灵光的店主在店里设计了几面照片墙,全方位copy全球几大眺望满分的豪华酒店窗景,并提供浴袍出借的服务。于是奇观出现了:客人就没有来正经喝咖啡的,大噶都攒着劲排队,等着穿上前人刚脱下来的热乎浴袍,慵懒撩撩长发,疯狂他拍自拍一番,然后在SNS社交平台上打上与实际地理位置差了十万八千里的tag:大阪万豪、香港四季、纽约华尔道夫。就问朋友圈的你们怕不怕!

在装逼一项,住豪华酒店其实比趟飞远程公务舱要经济那么一点点。请大家牢记,住豪华酒店不等于有钱人,也有可能是倾尽继积蓄的在途网红、过把瘾就死的中年少女、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的IT民工。我曾经深入调研过朋友圈内SPG/IHG的高阶会员(金卡以上级别),发现基本都是出差积累的晚数,人家自己出门照样各种快捷酒店。有老同学A靠着疯狂出差苦哈哈哈地刷到了SPG白金,本来还乐滋滋地和我讨论明年红叶季去京都换一晚利兹卡尔顿,但是一研究规则,要刷到大使级才能实现,立刻转头打算去三亚了。

但是也请大家牢记,穷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同样是社畜,投胎在一个土豪公司还是抠门公司,其中查了不止十万八千里。比如老同学B在某美帝五百强干活,东京出差住的六本木君悦,相较之下,我司的报销标准是根正苗红的第三世界国家。

没有本事跳槽去高枝的我,只能老实刷起酒店列表,毕竟过往的人生中以及可预见的未来里,贫穷才是常态。

----------------废话的分割线----------------

京急EX INN,如假包换的日本商务连锁酒店,比super hotel啊东横inn啊要高那么一点,比三井花园啊东急啊又要差那么一点。东京都它家有好几家分店,我以前住过品川站附近那家,设施有些老了,早餐水准不错。

東銀座这家开了还不到一年,所以设施很新,就算吸烟房味道也不算重。

插播一句,老酒店的吸烟房大家真的要慎重,品川王子的吸烟房空气差到令你窒息,回国三天都觉得身上的烟味还盘旋不去。

最主要是location好:metro日比谷线/都营浅草线东银座站五号口出来徒步三分钟。

成田过来可以坐 THE ACCESS成田的1000日元大巴到银座,换一站地铁。

羽田机场更方便,到泉岳寺直接换都营浅草线到东银座站。

酒店到有乐町购物区两站之遥,GINZA SIX更是步行距离之内。如果要去丰州和台场,门口就有BUS直达。歌舞伎座随便逛了,因为就在东银座站楼上~

虽然酒店cafe只提供简易早餐,但是没关系,筑地场外市场就在隔壁,早上去筑地本愿寺遛弯之后可以好好饕餮一顿。

最后来谈谈价格,我住的12平米的 semi double B房型,单人9K/晚,不算太便宜,但也绝对不坑。在外干了一天活,也没有精力回酒店作妖了,只要干净、隔音好、基本设施齐全能让人舒服地休息就OK。



想做个太阳下的酒鬼~

トロッコ嵐山(岚山小火车)网上预约/取票傻瓜教程

发布了长文章:トロッコ嵐山(岚山小火车)网上预约/取票傻瓜教程

点击查看

一篇教会你如何在线购买大热的岚山小火车车票。

不会日语也没关系,有耐心看图片就行了......

金泽 ひがし茶屋街 志摩[国有文化财]


如果去金泽ひがし茶屋街,除了看金箔墙之外,别忘了去一趟志摩。

日本国有指定文化财里,茶屋建筑只有两处。

一处是京都 岛原的角屋,一处就是金泽的志摩。

角屋一年中闭馆半年(闭馆:7月19日~9月14日、12月16日~3月14日),入馆料要1000日元,相比之下志摩要可亲可敬的多,不但通年开放,门票只收500。

很多人搞不清楚茶屋建筑和町屋建筑的区别,其实两者不难分辨:茶屋不会用墙来做空间隔断,取而代之的是障子与襖。这种设计在建筑有大型饮宴需求时就格外实用,把障子或者襖一拆,就瞬间完成了空间扩张,且十分灵活机动。

志摩内还设有cafe 寒村庵,本以为会坐不到面对庭院的counter席,结果进去才发现我包场了...

生菓子付き的抹茶 700日元,这包场费让人惶恐。

大概夕阳渐落,游客都开始从景点往市中心的百万石一带散去,我恰好打了时间差,得以独享在北陆一人旅中最安静惬意的一个小时。


霓虹的景点门票不贵,但总有法子让你源源不断地掏钱。

寺社有朱印帐和御守、绘马、抽签等封建迷信活动,茶屋在这块落了下乘,但是吃吃喝喝还是能来一发的。

抹茶付き的茶席是我钱包频频失守的罪恶之源。

方丈庭院最好的眺望之处、大名宅邸里可以俯瞰全景的精致斗室,千里迢迢来一趟,岂能因为区区几百日元就放弃卡位的机会。

与日常现代生活不甚兼容的和果子配抹茶,是岛国行游的绝配。

一种过甜,一种过苦,交替入口之时,仿佛提醒人生苦乐无常,需惜取眼前景。

当然更多的,是予以仪式感。人与人之间有一期一会,人与景之间又何尝不是呢。

夜归

京都红叶季去早了怎么办?


往北走、往高海拔地區走、往滋賀走....

实时监测红叶见倾情报


PO个我今年的计划行程供大噶参考吧。


11.15  杭州飞大阪 NH952 16:10-19:25

           晚上入住  bird hostel (地铁丸太町站旁,双人间带私人卫浴 )


11.16  三尾巡り(高山寺+神護寺+西明寺)

           午餐 もみぢ家別館 川の庵  【秋の湯豆腐(梅)】日帰り川床PLAN(已预约)

           亀岡 (鍬山神社+丹波亀山城趾,出雲大神宮or神藏寺备选)

           晚上入住  西阵 鲤屋 1F triple room


11.17  上桂巡り(竹林院+西芳寺[已预约]+铃虫寺+净住寺)

           大德寺 (高桐院+黄梅院+龍源院)or  延歷寺+石山寺

           琉璃光院夜間特別參拜[已预约]

           晚上入住  西阵 鲤屋 1F twin room


11.18  湖東三山 (百濟寺+金剛輪寺+西明寺)

           湖南三山 (常楽寺+善水寺+長壽寺)

           晚上入住  大津市 粋世 family room


11.19  大津 三井寺

          大阪-杭州 NH951 13:15-15:10


机票:2180rmb

住宿:1665rmb

门票+特别参拜PLAN:1200rmb (预估)

交通:700rmb (公共交通+taxi)(预估)

餐费:1200rmb (预估)

合计:约6945rmb

京都红叶季 善峯寺车库


搓搓手本来以为终于能把红叶季的存货完结了,结果发现善峯寺拍得实在太多,干脆把车库部分单独拿出来贴。

这算得上是穴場中的穴場了吧,如果不是自驾or打车,直接坐公交去,怕都不会发现停车场附近的绝景。

无论低眺还是仰望,皆是入画景色。

最难得一点——没有人! 很有此山此景为我独占的错觉~

涉谷 北谷公园

《流星花园》里,杂草女主角在名门学院备受欺凌。每当被操D校园生活逼得喘不过气的时候就会冲进鲜有人至的楼梯小天台,痛骂幼稚男猪头四。那一方不大的灰色空间,就是阶级固化到严丝合缝的亚社会中底层人物的休憩所、小桃源。

年轻的时候不懂,觉得漫改就是夸张,美好与痛苦都被无节制放大,做人哪里会那么惨。

后来发现到了而立之年人人都活得像杉菜,于各种夹层中辗转求生,连累都没有余力喊。

如今在公司,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小型洽谈间,一人独占四平米斗室,挂上使用中请勿扰的牌子,似乎门一关就能将极品客户or老板隔绝出宇宙。某位全职太太女朋友则与家中厕所陷入热恋,她说兵荒马乱了一天,当老公和熊孩子都呼呼入睡时,在马桶上刷着微博的时候才有点Power注入的感觉。

有时候想想,这大概就是我们为什么热爱去岛国旅游的理由。

至少作为一个游客,你能看到的,是个平和、富足、远离汲汲营营的世界,是最接近于理想日常的非日常。

可是去了多了,又难免好奇:那些精致、体面的中产阶级也总有普通人的烦恼吧?就像日剧里,还不满大街郁郁不得志的社畜、惶恐于两性关系的大龄女、动不动就压抑成变态的商务人士。

六月又去了一趟东京,名为看LIVE,实则狼狈逃遁下。旅行的确不一定让人变得更好,但确能踏乱节奏、把你从生活的恶性循环中拯救出来。为了积攒人品,我甚至善心大发地做起了义务代购,将酒店从便宜的半藏门换到了昂贵的涉谷区。酒店离涉谷站并不远,却深陷在迷宫一般的坡道岔路之中,第一次拖着箱子按google地图摸过去,几百米的路居然走出了跋山涉水的坎坷感。快到终点时,一座被紫阳花全面占领的小公园啪得引爆了我与旅伴的视界,让我们匆匆去前台寄存了行李,迫不及待地摸了回来。

内分泌失调的气候不但提前了樱花季,连紫阳花季都早得异乎寻常:才六月出头,不但湘南海岸已经全面见倾,连东京都内的紫阳花都进入盛放时节。被都内高楼环抱着的北谷公园,也迎来了一年之中最多彩的日子。

第一次遭遇紫阳花季的两头外国人喜滋滋地逛起了比池袋西口公园还要迷你一圈的北谷公园,不多时便发现了自己与周遭的格格不入:两名主妇打扮的中年女子偎坐在一起,其中一位紧缩着眉头仿佛在倾诉烦恼心事;穿着三件套的白领独自面向角落、悄静无声地大口喝着啤酒;一群明显从事服务业的制服小哥则蹲坐成一圈吞云吐雾。

我瞬间了然,北谷公园,就是涉谷的天台、洽谈间和加油站啊。

紫阳花多深浅蓝紫色,单瓣面积不大,聚成团后气势却逼人。她不适合向阳而开,强光一照,渐变的蓝紫就显苍白而单薄,更适合在阴翳处盛放。如果是雨后挟着湿气张开,压倒性的冷色调能生出花中少见的凛然感。这种天生自带结界的落叶灌木与此刻的北谷公园是如此相宜:人类的悲欢本不必相通、大家可以各自欣喜、纠结、郁愤、彷徨,各自在同一方土地上寻找出口。

小时候看一休哥,百看不厌的片段就是天才小和尚在遇到难关的时候抛出他的口头禅:不要着急,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如今细品,堪称金句。勿论休息的姿态是否得体漂亮,偶尔停一停、发泄一下,总没错的。不比有大女主光环的杉菜,于小天台上收获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花泽类,平凡如我,也能在洽谈室里痛读两本鲁迅之后,转身将极品客户撕得风生水起。北谷公园里诸般意不平的陌生人们,说不定就是几天后转角擦身而过的微笑路人。

似乎忘了我那位与厕所痴缠的女朋友,她近日重返职场,在妈妈与女强人两种角色切换中忙得天昏地暗,以至于说好的午茶浓缩成KFC汽车餐厅门口共品一支原味甜筒。最末她背对我用力挥了挥手,夕阳下的剪影,很有点《乱世佳人》里郝思嘉的feel。

是呀,休息过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前些日子,和同事讨论: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变老了?

两个人绕着新开的中央商城晃了一大圈,惺惺相惜地发现彼此的答案居然如此一致:开始热爱表、LV老花、各种以前看一眼都要心惊胆战的大玻璃的时候。

再深入聊下去,发现大家还同时关注着某两个欧洲皇室八卦公众号,在同一篇斯图加特皇冠套装八卦贴下留过言。

到这里,感觉可以做刎颈之交了!

于是尤金妮公主结婚的那天,办公室里同时响起我倆的惊呼声:哦哟,铁公鸡居然借给孙女那么美的压箱底俄式皇冠!

90多克拉的绿宝石,衬着公主绿色的眼瞳,尤金妮平时再路人,当天也无疑变身成了高贵的仙女。大玻璃功不可没。

被闪瞎的直接后果就是一冲动去拍了小绿方。尽管大概是连0.9克拉都没有的沙弗石,却依然很好地拯救了兵荒马乱的工作日午后。

快乐的根源总是变幻莫测。有可能是一张漂洋过海来的CD,有可能是一场殚精竭虑的旅行,也有可能是橱窗里耗尽积蓄的一只包、让我戒掉三个月星巴克的一方小小戒指。明天又会是什么呢?我也很好奇啊~

日游APP教程:换乘神器NAVITIME

发布了长文章:日游APP教程:换乘神器NAVITIME

点击查看

1/103